开放民间中医行医 已经是大势所趋

日期:2021-03-27 23:11:27
  中国古代中医虽然没有人监管,但极少出骗子,而且代代出名医,朝朝有发展。西方各国把中医看成是自然疗法,开放中医行医,同样很少出骗子,而且中医的发展欣欣向荣。只有当代的中国,一直用管理西医的法律——执业医师法来管理中医,结果中医一代不如一代,庸医遍地,中医持续走向了衰落。
 
 
  以法治国是时代的趋势,但是,恶法还不如没有法律,因为恶法不仅没有促进中医的良性竞争,而且还造成了中医的劣胜优汰。试想,大量伪中医代表着中医的形象,败坏着中医的名声,而大量真中医却背着非法行医的大帽不断被打压,中医能发展起来吗?
 
  英国的法律非常完善,几乎所有医生都有立法管理,比如内科医生,牙医,护士,连正骨医生、脊椎推拿医生也有立法管理,受法律保护。可就是中医,从不受立法管理和保护,也就是说,任何人都可以开设中医诊所,无需资质审核,就像开商铺一样简单。不过,英国并没有出现中医骗子遍地的情况,相反,能够留在英国行医的中医水平都相对比较高。原因很简单,首先中医行医不允许有任何西医手段和西药成分,否则就是违法的,这就逼着中医必须是全科,不仅什么都得懂,什么病都要能看,而且除了会开方子,抓中药,还要会针灸,走罐,否则在英国就混不下去。
 

 
  这不象中国,大量中医院的中医都已经西化,他们挂着中医的牌子却行西医之实,而且活得很滋润。其次,英国人找中医看病是无法享受医疗报销的,他们只能自费,而且价格比较高,因此,如果花钱换不了疗效,恐怕中医的生意很快就做不下去了,这和做生意一样,讲究的是公平。在中国,找个体中医治疗很难报销,而且很多老中医都属于非法行医,不敢给人看病。你要想找中医,只有找医院的中医才行,可在这里却没有几个好中医,让他们治病只会败坏中医的形象,让国民不断抛弃中医。
 
  我们不是说要中国学习英国,而是在没有好的法律管理之前,还不如沿袭中国古代的方法——自由行医,让疗效对中医优胜劣汰。能治好病,花钱少的中医被老百姓爱戴,口碑相传,并逐渐被周边人传扬开来。而花钱多,疗效差的中医被老百姓抛弃,口碑相传,找他看病的人越来越少,最终被淘汰出中医的队伍。中国古代中医就是这样,虽然没有人管,但骗子极少,中医得以持续良性发展,保佑着中国人的繁荣昌盛。
 
  而我们现在呢?虽然开始用法律来管理中医,但此法是一个标准的恶法。因为它是把管理西医的法律直接拿来管理中医,结果不是优胜劣汰,而是劣胜优汰。最典型的就是大学毕业的中医虽然绝大多数都有执业证,但他们的水平远不如师承来的民间中医,甚至不如那些自学成才的中医,可他们却是合法的,能够进入中医院行医,进入中医药大学教学,进入中医院所研究中医。而民间中医呢?虽然水平相当不错,尤其是很多临床几十年的老中医,却被一纸《执业医师法》定义为非法行医,这不是劣胜优汰是什么?
 
  这些管理中医的人,口口声声说不用法律管理中医,就会出现大量中医骗子,可西方国家没有法律管理,出了多少骗子?中国古代没有法律管理,出了多少骗子?实事求是地说,不用法律管理中医,中医在发展上却能够欣欣向荣,而用法律来管理中医,却导致了中医的持续衰落。面对这种现状,管理者难道没有反思吗?
 
  背后的事实是,开放民间中医行医,就挡了西医发财之路,当然要阻挡民间中医行医。比如,浙江金华的倪海清用自己的偏方治疗癌症,疗效卓著,导致大批癌症患者涌来,却让周边的西医肿瘤医院生意清淡。为了阻挡倪海清行医,就用恶法给倪海清扣上了非法制药的帽子。试想,倪海清让病人少花了钱,疗效更好,自己也得利,这本来是两全其美的事,凭什么违法?难道只为损害了西医的利益?
 
  知耻而后勇,明明中医持续走向了衰落,却不行反思之心,却变本加厉地用那些恶法来消灭民间中医,这就是中医持续走向衰落的根本。如果中国的管理者真的要想发展中医,那就反思那些恶法对中医发展的损害,并废除它,在没有新的适合中医的法律之前,沿袭过去管理中医的经验,或者学西方管理中医的经验,开放中医行医,这才是正道。
 
  虽然官方一直在歌颂过去几十年中医取得的“伟大”成就,但明眼人都知道,中医不仅没有任何发展,反而出现了令人遗憾的倒退。事实就摆在面前,真正懂中医的人数越来越少,水平一代不如一代,国民几乎完全抛弃了中医,中药产业被日本远远抛在后面。国家除了评选出几十位国医大师来装点门面,就再也没有什么作为了。
 
  有人可能不解,每一任主管领导上台,都喊出了振兴中医的口号,也制定了一系列“振兴”中医的政策,可中医不仅没有振兴,反而持续地走向衰落,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答案其实很简单,国家制定的中医绝大多数政策明为振兴中医,实则消灭中医,有了这样的制度,中医何以发展?
 
  在消灭中医的制度中,有两个居功至伟,一个是执业医师法,一个是药品管理法。这两个原本都是管理西医的制度,却被管理者拿来管理中医,结果导致了中医传承的中断。这在中医学发展史上都是破天荒头一回,国家竟然禁止民间中医行医,禁止民间中医制药,要知道,中医传承的主力军就是民间中医,没有了民间中医,中医彻底和历史割裂,留下的都是西化的伪中医。
 
  中医和西医有着本质的不同,西医背后的科学体系是西方科学,它用几个基本粒子的不同组合来解释世界,走的是一条还原论道路;中医背后的科学体系是东方科学,它用一种物质的聚散来解释世界,走的是一条系统论道路。西医背后的规律是物质的基本结构规律,中医背后的规律则是整体决定局部的系统学规律。西医治病用的是外力,用外力杀死病变细胞就是西医的全部。中医治病利用的是整体的力量,恢复人体管理就是一切疾病的治疗方法,因为按照整体决定局部的大自然规律,只要整体的管理恢复了,局部病变就会在整体力量的控制下改邪归正。
 
  中医是一门恢复人体管理的学问,因此,只要是能够恢复人体管理,它都是有效的中医方法。比如,气功疗法,情志疗法,食疗法,针灸法,按摩法,中药法,中药外治法,磁疗法,电疗法,放血法等等不一而足。你可以用这种方法,也可以用那种方法,即使同一种疗法,中医不同,治法也不同,比如,针灸,你可以针这个穴,他可以针那个穴,再如中药,你可以用这个药,他可以用那个药,根本就没有标准。没有标准,何以用死的规矩来规范呢?
 
  可笑的是,我们国家竟然用西医式的标准化考试来对中医优胜劣汰,考试有标准答案,不这样做就是错的。考过了就是合法中医,考不过就是非法行医,更可笑的是,没有中医类学历,你连考的资格都没有。结果,大量民间中医一昔之间都成了非法行医者,留下的只有学院派中医。这对中医的损害是极大的:
 
  首先,中医的标准化消灭了中医的其它学派,使中医发展的活力顿失。看看中医的发展史就知道了,它的活力就来源于百家争鸣,百花齐放。而现在却是一家学院派独大,而且这家就是西化的中医。中医的正宗没了,传承中断了,何以谈发展?
 
  其次,中医来源于生活,来源于临床,无数中医在丰富的实践中总结了大量偏方,秘方,技法,这就相当于现代社会中的专利技术,它就散落在无数民间中医当中。而执业医师法则规定了民间中医非法,这造成了他们子女不愿意继承,最终随着他们的去世被带进了棺材,这造成了大量中医技术的失传。
 
  其三,中医背后的规律是一个无形无象、无所不在的原理,它是从书本上学不来的,它来源于生活,来源于临床,没有丰富的临床经历和较高的悟性,是很难学好中医的。可我们的中医教育只有大学一途,它只讲知识的积累,而不讲临床经验的积累和悟性,结果毕业出来的中医基本上都是伪中医。而那些自学的和师承的中医,则被执业医师法定义为非法行医者。这基本上就等于劣胜优汰,有了这样一个法律把关,中医永远是没有希望的。
 
  其四,中医上的药有广义和狭义之分,只要能够恢复人体管理,它都是广义上的中药,而这些和日常生活是不可分的。因此,你是无法在中医和非中医之间找到一个明显的界限。而我们国家却以一个西医式的考试来划分合法中医与非法中医,就把大量简便易廉的中医手段治疗排除在中医之外,使中医的优势破功。
 
  其五,中药和西药治病的原理有着本质的不同,西药是化学小分子,它可以进入细胞膜来杀死病变细胞。而中药是生物大分子,它难以进入细胞膜,它作用的对象是细胞的营养通道——经络,对于细胞的功能亢进就用中药堵塞它的营养通道,对于细胞的功能低下就用中药疏通它的营养通道。药理不同,当然管理的方法也应该不同。可我们国家却拿着一个管理西药的法律来管理中药,结果,传统中医的自制药被完全禁止,相当于专利的经方偏方秘方无法生产,就连中医的遣方用药就差一点成为非法制药,连带着中药产业彻底完蛋,沦为日本中药产业的原料的产地。
 
  毫不夸张地说,只有民间中医才留下一点真正的中医血脉,而学院派中医已经完全西化和标准化,成为伪中医的摇篮。如果把民间中医彻底消灭完了,恐怕中医就真的彻底完蛋了。幸运的是,还有不少民间中医在偷偷地“非法行医”,他们继承着中医的数代甚至数十代积累的临床经验,为中医保存着一点生机。
 
  尽管国家重新制定了一系列中医政策,如《中医药法》,可过去那些消灭中医的政策仍然稳定如山,在这种政策下,中医恐怕还会象过去一样,越振兴越衰落。但再这样下去,把民间中医消灭殆尽,恐怕中医只有死路一条了!
 
  “装睡的人叫不醒”,明明中医走向了衰落,却不敢承认事实,更不敢反省过去那些消灭中医的政策,伪中医当道,真中医让道,再继续下去,中医彻底玩完。如果真的这样,那么中国人未来要学中医,恐怕只有去西方学了。
 
  中医要振兴,有几个政策是必须的。否则中医振兴就是大口号,和过去一样,越振兴越衰落。
 
  第一,学日本,对国民进行全面的中医培训。让国民正确认识中医,优先选择中医,做大中医市场。
 
  第二,保险政策,选择中医治病报销的比例应该比西医高,让国民优先选择中医治病。更重要的是,找个体中医治病也应该享受同样的政策,而不能局限于三甲医院。
 
  第三,废除执业医师法,全面开放中医行医,让中医重新走回以疗效为核心的评价机制。当然,为了防止中医骗子的出现,我们还应该给国民普及中医,让国民知道如何选择好中医。要相信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谁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!
 
  第四,开放中药生产,个体的中医应该象过去一样,可以自制中成药,比如各种散剂、丸剂、丹药、汤药、膏方等,鼓励企业生产中成药。
 
  第五,建立中医自治委员会,让中医自己管理中医,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多头管理,各个部门都有管理中医的权力,尤其是西医管理中医。
 
  第六,建立中医保障制度,让中医敢开方,敢用药,只有这样,才能够提高中医疗效。如果象现在这样,偏性大的药不敢用,只会用不痛不痒的药,中医的疗效根本体现不出来。

免责声明:文章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文章内容中若涉及配方针灸等技术,仅供参考,请勿随意使用。